腐,emmmm文风比较轻松,该虐会虐,脑洞比较大,绝对he

啦啦啦摸鱼摸鱼
理想的剑卿了
入腐圈文
虽然没有非常好看但是我很喜欢了
我好喜欢那个潇洒一笑的剑卿~

不死5

角都沉默的坐在树下,数着手里的钞票,幽绿的眼睛里闪着一缕光,有查克拉靠近了……他小心的把钱放进包里,站起身来,闪到一棵树上,他看见一个小孩似的人,小心翼翼的跑到他刚才歇脚的树下,左右看了看,又摸摸脑袋仿佛疑惑着什么。
角都确定了他是在找自己,他虽然不怕这个孩子但是不必要的麻烦他不想多惹,他悄悄的隐藏起来,用一个影分身,把飞段引到了别处,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森林,这孩子还真是好哄,傻子。
从新踏上了去砂隐村的道路,这次的目标是砂隐村的一个小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天才傀儡师之称的赤砂之蝎,角都当时当然并不知道,这个人会成为以后的战友,亦不知道晓之类的东西。角都放慢了去砂隐的脚步,因为很不巧的是他迷路了,而且是在一片他完全不熟悉的森林,“啧,迷路了。”不!这不是迷阵,这是幻术,角都暗暗的想到,这一路,怎么都跟他过不去。
“出来吧,躲着以为我不知道么?”
“呵呵,真聪明啊,角都”一个橘色头发的人从树后面走出来“您好,我叫佩恩,您有兴趣加入晓嘛?”角都眨了眨眼睛“有钱赚么?”
“有的”
“但是我并不想听从你啊。”角都的地狱虞缓缓的展开“我也知道,想说服你,很困难,但是我知道角都先生是个强者,所谓强者就是要用实力说话对吧。”
角都叹了口气,褪去身上一袭黑色的长套装,“风遁,压害”佩恩轻松躲了过去,边躲还边不忘劝角都入伙“角都,我实在不想怎么伤害你,但是,你打不过我的”佩恩突然扯过角都的头对上他的轮回眼,“你知道吗?佩恩六道有多强大”
角都的地狱虞缓缓的收了回来,他是个聪明人善于分析他知道,再打下去,不出三招他就会被佩恩彻底打废,佩恩也放开了角都。
“我们走吧,角都,带你去看看我们的成员吧。”

不死4

几亚麻陪土影走了会儿路,就又想起,早上给飞段做的饭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就急急忙忙的朝飞段家跑去,刚看到那片不简不奢的楼房时,他就看到了飞段,这小子极为臭屁的在向路人宣传邪神大人,语气却实在是太轻蔑让人气愤不以,几亚麻忙跑过去,把飞段一拉,那不到他肩膀的小屁孩就被拦腰扛在肩上被带走了“喂 ,你小子谁啊,敢扛你飞爷爷。”
几亚麻十分无奈的笑笑“是是,飞爷爷,我是怕你和他们打起来了啊”
“哈哈,你个傻子,我会怕他们那些蝼蚁嘛?我会把他们一个个都献给邪神大人的哈哈哈哈。”
“我当然知道你不怕他们,我怕你伤了他们。”
飞段推开几亚麻的手,眼前这个高大又温柔的男人,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说吧你跟着老子干什么”
“小孩子吧可以说脏话哦,我是土影派来保护你的。”飞段一听,嘴都列到耳朵了,“你保护我?呵呵别骗人了,臭老头知道我是不死之身。”几亚麻还不知道飞段的不死之身,他听了到是一惊“你不死?”飞段狰狞的笑了俩声“对啊,你是不是也在怀疑土影为什么留我在这里,明明我那么危险啊。”几亚麻脸色一变忙抽出他的护身卷轴“你想干什么?”飞段疑惑的望向几亚麻“你在干什么?”感觉到了手中的重量后他才反应过来,他不知不觉中把长矛抽出来了。他讪讪的把它收回衣服里,转身不再看几亚麻一眼,可是,他未曾想到的是,从此他再也不会看看见这个人了。
第二天
几亚麻就失踪了,连续两个星期全村上下都找不到他,土影那个老头快急疯了,连忙叫来飞段问他“啊,几亚麻那家伙会去哪里啊!这都两个星期了,又没派他去做任务。”飞段挠挠头,突然很蠢的笑了笑“嘿嘿,土影大人,你或许可以去尸体名单看看,那家伙的尸体悬赏是不是被删除了哦?”土影听到这句话突然转过头来“飞段!你这话什么意思。”
“还有什么意思,要是被删除了尸体悬赏就是说他的尸体已经被人拿去换钱了啊!啊啊啊这样的话”飞段的话瞬间被卡在喉咙间“说不定会是那个人啊!”飞段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被点着了一般。角都,说不定会是那家伙呢!飞段无视了土影愤怒的大吼直接消失掉了。“嗯,我记得里这里最近的换钱所,是这里吧”飞段抬腿就是一踹直接把那伪装的很好的门踹飞了进去!里面一个老头吓的连连跪在地上磕头,“大大大……爷?什么嘛是个小屁孩。”飞段管不了那么多一脚踹上去,把那老头踹个半死,顺手把他拎起来“喂,死老头,我问你,你是不是收了几亚麻的尸体?”那老头颤颤巍巍的回答到“是是是是个很高的男人送过来换的,不管我事啊,大爷别杀我啊!”估计是飞段带着的岩隐护额,让那老头以为他是复仇的。“哈哈哈哈哈哈你别怕,死老头,我在只是想来问问你那个很高的男人,什么时候离开的,向哪个方向走了。”那老头一听不是来寻仇的就放下心来,“啊,他啊是我的老客户了,他来的时候跟我说下个目标是砂隐村的谁谁谁来着,忘了名字了。”飞段随手把那老头一扔,咧开嘴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很好很好,角都等着我啊,我来找你了哦!”随手把岩隐村的护额一扔从袖子里摸出汤隐的护额系在脖子上,就飞一般的离开了。

不死3

土影一脸目瞪口呆“你你你……你你是柱间家的人嘛,不对柱间血统都不可能这么快,而且不可能完全没事,这可是致命伤啊!”
“啊你怎么比我还啰嗦啊,啊!”说罢飞段十分自恋的抹了把他的大背头“你听说过不死之身嘛?”
“我是邪神大人来诅咒人间的使者啊,我不死因为,邪神大人与我同在啊!”土影一脸震惊!“你你你是不死之身”然后从震惊转为了惊喜“来岩隐村吧,做我徒弟吧,你真强。”飞段刚想拒绝,却发现他与其在漫无目的的找角都还不如去岩隐村,这样消息渠道应该会更广阔,“ok,本大爷答应你,去岩隐村,但是当年徒弟什么的不要哦!你不是有迪达拉了么,他还是很不错的啊,毕竟仅仅废了一只手就活捉了风隐。”
“?啊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所以我们现在回岩隐村吧。”
岩隐和汤隐不同一看就是很有实力的忍者村 ,土隐拉着迪达拉和飞段吃了一人吃了碗拉面,举行了一个极度敷衍的收徒仪式。其中土影一直在用全力压制暴走的飞段。然后飞段以土影的徒弟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出了名,尽管飞段对此非常非常的不爽。但是无论他怎么否认,土影徒弟飞段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包括难得废钱买份报纸的冷酷男人角都。
“飞段”
角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为了这个名字而出神。因为他下一次任务人头在岩隐村,关心点岩隐村的动向是应该的,他这样向自己解释道。
说罢角都就把报纸给扔了,并认为报纸这种东西完全没有必要废钱买它。
角都现在准备杀的人是岩隐的一个上忍,很巧的是,这个倒霉的上忍真全程监视着飞段的动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被盯上了。
“报告土影大人,今天飞段去了两次忍具店,分别采购了,不,他没付钱,抢了手里剑50只,苦……”
“啧,我不是让你回来给我说这个的,我说的观察不等于监视,更不等于把他当成什么危险人物看待,虽然他确实危险。”
那个上忍面露难色,面上有些潮红支支吾吾道“这,那我,我,我发现他好像很喜欢吃猪排”土影一听眼睛就被点亮了“对,要的就是这个!还有呢?”
那个上忍马上就放松了下来,开始涛涛不绝了“啊,其实我发现他最大的乐趣是揍迪达拉啊!那不知道是什么仇什么恨,有时间就去找迪达拉,美其名曰切磋!其实就是单方面揍人,揍完了还贼气人的说,迪达拉太弱了这类的话,搞的迪达拉最近很沮丧,倒是把他臭屁的毛病给改了。嗯,还有飞段这孩子好像在找什么人,但是是谁我就不知道了。”土影赞许的看了他一眼“几亚麻,很棒嘛,不亏是头颅值不少钱的人啊”几亚麻脸色一黑“土影大人!”
“哈哈哈哈哈。”
几亚麻堪堪的从土影办公室里出来迎面撞上了一身泥土狼狈不堪的迪达拉,迪达拉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就冲进了土影办公室,估计是又被揍惨了吧,哎,飞段那孩子怎么就这么强呢,而且到现在也没看他使用过任何忍术?几亚麻又开始了新一天的观察飞段的任务。
角都现在很苦恼,他看见了他需要暗杀的对象,但是那还人身边是土影,角度虽然不怕土影但是在别人家大地盘上惹出什么祸其实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他也不想受伤或者废掉一个心脏。他慢慢的隐匿在了黑暗里伺机等着几亚麻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去。

不死2

一阵清脆的大喊声伴随着一个黄毛小子冲出尘雾里,是迪达拉!那个时候的迪达拉,果真是个孩子,鼻涕还随着爆炸震的抖了抖!飞段眼里迸发出一股激动,他想找人打架了,他随手往怀里一抽,果然抽出了一只黑色的长矛!可恶手小了,有点重。
在尘埃里迪达拉迷失了方向,当他看清眼睛的事物的时候,只见一闪而过的黑色朝他刺来!他连忙侧身一滚!躲开了那跟长矛!他看见眼前的少年比他还要稚嫩,又瘦小,只是眼里冒着危险且疯狂的光!
“喂喂喂!你谁啊你,为什么攻击我”
“迪达拉!啊哈哈哈我见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是你哈哈哈哈!好好陪你飞爷爷耍耍吧!”
迪达拉“……”
你看着比我还小,还飞爷爷!迪达拉堪堪的躲过飞段的攻击,他发现这个人实在是太强了,一招一势他完全无法抵抗,真恐怖这竟然是个小孩子。果然飞段才挥着他的长矛刺了三次迪达拉全身已经是狼狈不堪了。眼看迪达拉就要被刺穿的时候,飞段停了下来“无聊,你太弱了,我可是一点儿查克拉都没费呢!”
迪达拉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趁飞段转身的瞬间,吼了一句“喝!”他刚刚躲避飞段的时候还偷偷在他的衣角里藏了c2。
蹦!
飞段瞬间被炸的没影了“呵呵,知道你迪达拉祖宗的厉害了吧”,迪达拉长舒了一口气,躺倒在地上,却正对上飞段邪笑着的脸。
“迪达拉,我说过你太弱了,不过不怪你,你才十多岁啊!”迪达拉手脚像生了根一样的竟然无力从地上爬起来。他十分恐惧眼前的人,尽管这个跟他同龄的人,还有他那一幅自己是大人的语气,打架还啰啰嗦嗦的人。
“不过!你会很强的,不出十年,你会变得非常强!跟我差不多强吧哈哈哈哈哈我好期待啊,啊!你和你旦那相遇的时候会不会比我遇到角都更早呢?”飞段正毫无察觉的释放自己的杀气,完全没有发现迪达拉已经被他的杀气刺激的完全不敢动!迪达拉心想自己真的是不幸运,竟然碰到这么个又强大又啰嗦的人,又杀不了他还要被迫听他叨叨,以后一定要跟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在一起。(蝎)
“哦,对了你,好像那个土影在这附近吧,那我就先走了哦,小迪达拉。”
“你走不掉的,你是谁”
“啧,果然是被诅咒的人,说什么来什么。”飞段十分蔑视的看着那时还算年轻的土影“喂,臭老头别挡道啊,我不想现在就闹出刺杀土影的罪名啊!”土影:现在的小孩都这样没礼貌还自大嘛?
“呵呵,小子,大人的世界让你见识下吧”土影身后突然出现了土遁化的巨大石头,飞速砸向飞段,飞段随意的踩上这些石块,朝土影身边刺去,被他用土遁隔开,飞段顺势借力一腿扫向土影下盘,土影却一越而起,对了!飞段想起来了,土影是难得几个会飞的忍者!所有下盘对他没有用,啧!飞段觉得他对这个臭老头可以会有点困难,如果不用咒术的话!不过用咒术的话,土影就必须死,不然是对邪神大人的不敬。飞段稍稍一晃神就被土影的一支石箭射穿,直被打飞了出去。啧!真痛啊!
土影收回自己的忍术,来到飞段身边“快点去找人医治吧,不然会死的哦,啧,我怎么对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啊,不过你真强呢,救好了的话做我徒弟吧,跟迪达拉一起,你比那个臭小子强多……你你你!你怎么起来了”飞段撇了撇嘴“臭老头,让开点”说罢直接把那支箭拔了出来。随手甩到了一边,伸了伸懒腰朝土影招了招手“来把继续打吧。”

不死

“角都啊……角都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找我啊……”飞段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还有意识,可恶啊,好痛啊,尝试着转动眼珠只是被更多的沙染的生疼,飞段钟爱痛却不爱这种轻微却恼人的痛,干脆闭了眼,又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飞段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角……呜呜角都”他发现自己连说话都很沉重很困难了,估计是不知道炸到哪里去的喉管里灌满了泥沙的原因吧,飞段如实的想到。
当他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轻松了不少,是谁把他挖出来了吗?他睁不开眼睛,也只能这样猜,又过了很久很久,他尝试感受了下自己的查克拉,少的可怜不过是微弱的存在的,这一发现让他兴奋极了,在心里不断的狂笑着,果然,唯有自己才是最强的,都这样了,自己的身体竟然还能凝聚查克拉。这仿佛是一道闪电避开了他混沌的天地,只需要时间了,这一切都只用等他完全恢复好就可以了,飞段开始祈祷,一遍一遍一遍一遍,奇怪!为什么感受不到邪神大人,啊!突然一阵巨痛席卷了他的全身,这可真痛啊,又一次感受痛感,这可真不错啊!飞段从来不否认自己的M体质,他欣赏着一切的痛感,他把痛觉视为最高尚的感知,没有感受过巨痛的人都是无法理解生命的愚蠢的人,从小品尝各种痛处的他心里被这痛处激起了一种病态的兴奋。若不是他无法睁开眼睛,他一定会好好记住给他这种痛处的人。
他的五感逐渐的清醒过来,窸窸窣窣的能听到一些声音了。从舌尖开始渐渐的能感受到一丝除了痛之外的感觉了。
是谁?是谁在祈祷,绝对不会听错,他们在祈祷,祈祷邪神大人!飞段觉得十分奇怪,当年那些把他献给邪神大人的人,早该被他杀光了啊,那么这么多人一同祈祷邪神是干什么呢?
“请尊贵的邪神大人收下他吧!”
记忆的磁带仿佛被强行拉到了那段飞段最愚蠢的时光,啊啊啊啊啊啊啊!飞段奇异的发现,痛呼禁不住自己的管制冲破喉咙!
越来越奇怪了。
一束光照进了飞段的眼里,他慢慢睁开了眼睛!这是汤隐的神社!
一股诡异的感觉慢慢爬上飞段的心尖,不会吧!飞段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果然小了很多,据他推测,现在自己估计只有十岁左右,啧,一种说不上是惊喜或是难过亦或是怕麻烦的感觉,让飞段难以平静。
也就是说他现在因为什么特殊的方法回到了过去,现在他应该还是个合法公民,既没有屠杀整个汤隐村也没有加入晓。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翻身下台,现在的他查克拉充足,又是不死之身,想去哪里也应该是看他的心情。
他慢悠悠的一路走一路享受着普通公民的欢乐,沿途杀个别个看的不顺眼的人,例如木叶忍者。日子过的十分平静。
飞段觉得他现在不应该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上一世就因为一时冲动,逃难逃的十分不愉快,他想起码也要等到五,六年后再屠个村什么的,例如木叶什么的,再顺理成章的加入晓,然后,然后就又可以和角都一起了,这次一定怎么说都要把自己的心脏给角都,这样,只要自己还活着,角都那个拉票混蛋就一定不会死,这样所有的结局都会不一样。想到这里飞段十分开心,不过现在这个世界真平静啊,鼬那个时候还是个好哥哥吧,那个害死自己的鹿丸还是个小屁孩啊!角都呢?现在的角都在干什么呢?还是一个人苦命的赚钱吗?飞段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森林里,突然一阵巨响打断了他的思路“哈哈哈,臭老头,试试我的c2吧!”

《弱者》


第二章

这次去见的人是个挺特别的人,能不求他,余骅是碰也不愿碰他的。他叫徐良,听名字是个弱质少年的样子,其实比谁都拐,从小和余骅一起长大没少被找过麻烦,跟自己还有点过节。这么说来过几天好像还是他生日,余骅点开手机把通讯录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他的名字,
“生日快乐,良良”这不够气他的,又随手打了几个字过去“爱你的骅骅”
果然不一会儿手机就响了“卧槽你妈的,你被盗号了吧,傻逼儿子。”余骅笑了笑“今天有点儿事找你,别给我出去了。”发完就关了机。易敏在旁边等候指示半天了,余骅才眼带笑意的看过来,撇了眼易敏“走吧,这个案子的第一天,我们的任务是跟一个中年老男人吵一架。”易敏笑了笑,温柔的注视着余骅。他见了谁都是这样的温柔的笑脸,余骅被他看的直抖,一巴掌把他的脸打到一边去“看鸡毛,待会见到那个人,别怂。”易敏还是笑着看着他“那个人很恐怖吗?”“不,第一眼觉得很和蔼可亲一开口就会让你气的要死,相对他来说我算很好的了。”“比,比你还和蔼吗”“当然没有我和蔼……”
“……”

第三章

当余骅和易敏来到那座灰的古老的私房门口时,只看见一个小男孩穿着厚重的袄子坐在院子里看书,很漂亮很漂亮除了快要掉到嘴里的鼻涕以外,眼睛大的不可思议,和你对视时就感觉进入了他的世界。
余骅愣了半响“喂小孩子,这家主人是你什么人。”
他缓缓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余骅随后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哦,那是我爹”
“瞎扯的吧,徐良没结过婚”
“领养的”
余骅有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这个话茬,他尴尬的摸摸鼻子“哦,那谁,要你爹开门吧。”
“他出去了”
余骅皱了皱眉“什么时候的事”
“没多久,他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卧槽”他气的半天没缓过来,直直的走向那个孩子,他却连头都没抬“你要是再靠近我一步,半秒内就会和一具女尸躺在一起,没衣服,静置腐烂两个星期了,尸体估计会比较难看”他抬起了头“昨天刚埋的,要试试嘛?”易敏没耐住笑出了声,余骅涨红了脸,他不在把这个孩子当成一个孩子来看待了,他冷冷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弱者》

刑侦 耽美 主cp花骅,
副cp易良 第一次写文,渣文笔,
刑侦不太熟悉流程可能会出错,
多包涵

👇👇👇

引子 他叫花毓,听上去美好的名字偏偏起在他头上,他是当地有名的小痞子,这条街老一辈的,见到他就赶紧捂好自己的钱包,生怕趁着空暇给摸了去,再老一辈的也就不那么怕他,暗地里都叫他傻子为什么呢?一条街,偷了十七年是个人都不会再蠢到给他摸钱去了吧,偏偏他就不换地儿,只偷这条街的,也不知这条街原来造了什么孽,他说到底也只是这个完全离小康社会不着边际的郊区街里的一个穷孩子,没钱读书,没钱装修家里,没钱谈朋友,甚至连小区里唯一一家体面点的麦当劳都要等到过年了才去吃一次。 晚上去工地里搬砖,白天在街上待着游手好闲,他不想让这里的人知道自己有多努力的工作,他恨透了这条街,就像这条街的人恨透了他一样。 偏偏日子不会让人觉得轻松,这里火了,这条街一个晚上火遍了全国。也得感谢这个死去的女人,一桩惨绝人寰的血案,一个孕妇伴随着太阳的升起被人发现死了他楼下的大垃圾桶里,而且腹中的孩子悄然消失了。 第一章
“哈哈哈小骅这个案子除了你还真找不出别人能胜任了啊。”余骅眼都不抬 淡淡的笑了笑,微微的咳嗽了几声,他做警察少说有七八年了,从当年的天真单纯的小流氓到如今心狠手辣的老探员,他比别人更容易受伤,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还是清楚的。今年11月刚满的29,果然马上是快要进30的人了。解决了这桩案子就好好的给自己放个假吧。
可是,刚来这儿第一天,他就被震惊了,什么叫大少爷掉进贫民窟的感觉。这里的卧底,探员,搜索小队,刑讯人员,追查组一个都没有,更别谈他最想快点儿结交的法医了。就只有一个干俩年就准备光荣退休的老探长,和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让余骅对这里的期望值稍稍的高了那么一丢丢,眼神特别犀利和精明,时时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第一眼看上去确实让人舒心不少,但是余骅知道他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慢慢踱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看得出有人特意来打扫过,不过还是让余骅狠狠的咳嗽了几声。
“我叫易敏,刚读完大学从浙江来的,以后多指教了。”那个年轻人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咳咳,余骅!北京调来的所长,你们想必都了解了这个案子吧,我也不多讲了,今天就算了,明天早上7点准时要到这里集合,我们去见一个人,没有他这个案子根本下不了手。”那个老警察张了张嘴,尴尬的又闭了上。
二月的清晨空气冻的令人发僵,余骅搓了搓手,缩起了脖子,今天那个老警察给他报了个假,也不管他真病假病,少一个人少一分麻烦。余骅很乐意。
他默默的看了眼怀表,还有十四分钟到七点,要是那个年轻人,呸,易敏还没来,他就准备自己一个走了,余骅开着手机屏幕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就开着,突然发现短信好像有一条没看已经过去两天了。是一个租房的通知,要他去看房子的。的确来这里他连套可以住的地方都没有。
又陆续等了一会儿,他看到了易敏,易敏穿着一身运动装,更显年轻了。余骅垂下眼帘,果然是个孩子,这天儿也不知道多穿点儿。